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是可忍孰不可忍 英国妓女也敢干涉中国内政

p091227122

伍皓一句”我本身就是宣传部门的人,我怎么能聘我自己来当五毛。”可以说是贵党第一官方承认了五毛的存在,承认了五毛的命名,并且承认了五毛是受贵党宣传部门聘用、指使的这一组织关系。

名人需要考虑一下百年之后的事情。像曹操那样被盗不好,像泽东那样被展览不好,像小平那样化成灰比较好。

每日电讯报道:英国妓女罢接中国嫖客以示抗议。我在想,这条好玩的新闻是不是会让什么事都认为中国早已硬梆梆勃起的爱国主义者们很受伤呢?英国妓女也敢干涉中国内政,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一年我最敬重的人,是冯正虎先生。他几乎是我唯一敬重的在贵国的以及流亡他国的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人士或曰独立知识分子。

有一个外国人来北京学中文,但他一直搞不清楚“铁”跟“钢”的差别。有一天他很晚才回到家,结果楼下的门打不开。 他只好大声往楼上喊:“房东太太.你的钢门打不开耶。”

结石宝宝之家准备的游行口号:1.毒奶粉问题依然存在,我们的孩子还在受到摧残! 2.救救我们的孩子,他们是国家与民族的未来! 3.我们只为可怜的孩子而呼吁,请不要关押我们! 4.释放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 5.欢迎理性对话,反对野蛮拘禁!

在崔卫平拷问下的口供:1.宪政民主是庄严的历史承诺,也是通过社会和解维系执政合法性的救赎通道。今年圣诞节,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再度堵死通道。2.历史上一再失信,当前经济、政治改革和法制建设全面倒退,社会冲突无解。3.丧失现实判断力,开历史倒车。

2009中共国全民健身运动五大竞赛项目:骑马、抓蟹、翻墙、散步、喝茶。

不欢迎政治推,屏蔽了关键词,还弄了个附加暗号登陆机制,你怎么不干脆投靠阉割围脖算了?事实上不管你支持政府还是反对政府,下场是一样的。义和团还号称“扶清灭洋”,结果呢?

国新办称中国互联网充分开发 晚上言论非常自由。

趣摘:曹操出墓说明了2点:1:中国的房价已经涨的连曹操都没地方落脚睡觉了。。2:你再牛,你也干不过拆迁办!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曹操情绪基本稳定。

明晚滔滔又接idc急电,你的网站,有涉嫌到反共的关键词。请立即删除。站长半夜爬起来,从被窝里直接钻起来,冒着零下20度的严寒上网,找那个违法关键词。最后在所在页面,找到租赁协议:双方不得违反共同认可的条款。

国新办应该惩罚网易!竟然关闭新闻“国新办称中国互联网充分开放 网上言论非常活跃”的评论,网易这不是明显要抹黑我国开放的互联网环境么?

网上对伍皓本人的质疑声中,最刻薄的批评要算“伍皓,字毛。”了。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王占阳教授说,普世价值是立党之本、建国之基、改革之源。发动对普世价值的批判堪称一场“理论政变”,是走向“灰色”的“颜色革命”。

刚刚去温总经理的Facebook主页看了,很多人翻墙而入,就为去总经理的Facebook上留言“总理,你妈妈喊你回家吃毒奶粉”。何其的令人感动啊。

人类历史上极为罕见地把“独裁”作为旗号张扬《五一六通知》:”我们对他们的斗争也只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对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平等关系,而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关系,即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独裁或专政的关系。“

《法制晚报》采访新华社总编室主任:“在新华社独家专访温总理之前,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似乎还没有接受过国内媒体独家专访。新华社是怎么得到这个机会的”?主任答:“我们是靠得到任务得到这个机会的。”

2009年的全面黑暗,跟太子党全面接班有关。唯有黑暗,才政治正确。

半夜 idc 急电,你的网站有涉嫌到台独的关键词请立即删除。 站长半夜从被窝里直接钻起来,冒着零下10度的严寒上网,找那个违法关键词。最后在所在页面,找到一个转让服务器的信息,转让一台独立服务器。

今年有18位省部级高官落马,如果你去查一下,这些高官一个也不是太子党,都是穷人家子女。嘿嘿。

12月29日讯,越来越多的中国富人加入申请美国绿卡的浪潮。据中共官方媒体公布的数字,申请美国投资移民签证的中国富人,2009年比同期几乎翻了一番。名利权提前大逃亡啊!

2010年互联网预测:人民网推出人民开心网,CCTV推出CCTVBT站,新华社推出即时通讯工具新华PP,教育部推出大型PRG网游学习雷锋好榜样,央行推出网上支付工具网银通,社科院推出万维百科。

我要是生个女儿,小名就取twitter,原因有三,一、她代表一种生活方式,简洁不简单,平凡不平庸;二、在自由的国度,没有生活压力,不受别人(资本市场)支配,做自己喜欢的事;三、关键是普通人还上不了她,能最大程度保护自己。

遇到维权和争取民主自由,总说是美帝西方煽动。人家嫉妒你社会主义好?嫉妒你被独裁?嫉妒你贱和原材料成本低?嫉妒你能喝三鹿奶粉,能被倒钩,能被强拆,能被自杀,能被GFW,能被侮辱?醒醒吧,被强干菊花,还可劲说这就是正常的性行为的同胞们!

用7%耕地养活占世界22%人口根本不算什么成就。看看日本,用世界1.5%的人口产出了世界90%的毛片才叫牛B。

石述思:目前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道德沦丧而是没有道德,不是贫富不均而是贫富世袭,不是真爱难寻而是真爱绝种,不是现实焦虑而是没有未来,不是多元归一而是沟通无门,不是没有信仰而是没有信任,不是缺少勇气而是无所畏惧,不是缺少快乐而是缺少幸福。

中国公民社会基础最好的城市是广州,没有之一。如果有一天政治剧变天下大乱,我相信广州及珠三角一定是最早实现民主自治并恢复秩序的地区。

由于境内外反动势力的攻击迫害,继余含泪大师封博之后,伍皓宣布关闭其微博。职业五毛实名上网机制将告一段落,党占领网络舆论阵地的工作部署也将重新回到马甲制的轨道上来。

现代中医认为:相思瞌睡少,暗恋心不老,调情解烦恼,花心练大脑,偷情心脏好,泡妞抗衰老!

GR]Twitter创始人回顾09年:用技术争取人性的胜利 http://j.mp/7muiLs – GFW回应:用灭绝人性去压制任何先进技术。

腐败是腐败者的通行证,举报是举报者的墓志铭。

未经证实的来自中青内部消息,此前郑琳发的李庄案稿,中青编辑部曾要求郑与重庆市局宣传处沟通修改部分措辞,对方回答该通稿是书记亲自改定的,无人敢再动一字。

韩寒:我只是一介书生,在这个又痛又痒的世界里写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文章而已,百无一用,既不能改变社会的残酷,也不能稀释傻逼的浓度。

纪录片导演王我(《热闹》《外面》的作者)的看法:崔老师,我知道您可能拷问不到我,但我想说下我的看法:十一年不是某人的刑期,而是某些人的大限。

韩寒:曾经有个诗人说过,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没想是站起来往回走了几步。如今我们踉跄前行,身为一个书生,在新的一年里,只能继续写下去。

婊子无情,比之教授多出一点;戏子无义,惜乎学者更少三分题赠张颐武以及莫言之流。

著名导演陈无极日前接受了黑手社记者李小乖的采访,在被问到对刘黑手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政府判刑11年有何看法时,陈导愤怒的说:人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记者进一步追问,这个"人"指的是刘黑手还是政府呢?陈导彻底崩溃了,对着记者大喊:政府他妈的不是人!

一位结石宝宝家长说:“本来我觉得我还可以忍一下,但是李长江复出,我觉得不能再忍下去了,这不是在颠倒黑白吗?难道我们都是畜生,这样还能不生气?

在现代文明社会里,无论左派右派都应该有个底线,那就是:这个社会的每个人都有权利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中国意义上的左派坚持认为“民众就是用来牺牲的”。是的。这不是观点,这是畜生。

中国古代的统治者不厌其烦的向官僚灌输仁政理念,是希望这种意识形态的教化能抑制官员作恶。再腐败的统治者也轻易不敢突破社会价值观底线。但从目前中国高官去职旋即升迁来看,政府已经不再乎是非善恶了。

看了天津黑三轮车主卧轨抗争的事,凉意从心底一点点升上来。一个政府不给最底层劳动者的留以生计,就是不给自己的未来留下机会。

我希望这句话在推特上能传递百千万遍:我作为”中国”人,我希望每天早上能自由出门,每天晚上能回家吃饭。

最开始我们不敢写公认敏感的东西,如8964,后来连事实都不敢转载,比如俯卧撑,再后来连客观事实都不敢写,比如地震(曾经是reset的词语)再后来我们连网站都不能拥有,我们就是这样被温水煮青蛙的,现在就只有等待盘古开天辟地了。

(中欧社摘编自“玩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