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报:冯正虎滞留机场已经54天

p091226111

《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被重判入狱11年的前夕是平安夜,那天,在东京有一名《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人,亦在等待命运的宣判。他叫冯正虎,是内地知名维权人士,自4月离开中国到日本后,八度回国被拒,一怒之下决定死守成田机场禁区抗争,拒绝入境日本或接受联合国的难民身分,只靠旅客与朋友接济,至今撑了54天,为的是争取返回国家的公民权利。

刘晓波被重判后,未有改变冯正虎捍卫维权的心,「从前判刑哪有这麽多人出来支持?现在人民不怕死,一个刘晓波倒了,街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刘晓波;只要我能回国,要坐牢就坐,我也不怕!」

故事要由冯正虎到北京探望其他维权人士说起。今年2月15日他在北京街头,突然给人抓上一辆货车,送到上海海军招待所关了40天,「三个警察和我住一间房,每天你盯着我,我盯着你,都成朋友了,就是不放我,说领导说不行。」

3月底,当局同意释放他,但劝他离国避开六四20周年,4月1日他到日本投靠在当地生活的妹妹,6月7日尝试乘中国国航回国,但抵达浦东机场后被拒入境,第二天被强迫送上回程航班。

第二次尝试时,他被国航拒载;第三次他学精了,改乘美国西北航空成功抵上海,但也避不过遣返命运;第四次,美国西北航空要求他购买回程机票才搭载,他拒绝,结果又被拒上机;第五、第六次买了来回机票,美国西北航空一样不载;第七次与第八次,他改乘全日空,成功到达上海,但仍被拒入境。

「第八次是11月3日到上海,第二天被押上飞机,因为机舱很窄,我顶住两边拼命挣扎,警察很难用力,拉扯了两个小时。」被拒入境8次,冯怒火中烧,不肯入境日本,躺在入境大堂的长椅上以示抗议。

11月4日抗议第一天,有机场官员给他买了饭糰充飢,但之后就不肯帮忙,他身处的南翼大楼第一候机楼入境大堂没有商舖,喝厕所里的水喉水捱了4天后,有民运人士及朋友乘搭飞机带来物资,他才暂时脱困。

日本传媒不久后就有报道,令整个机场都知道他的故事,其中《朝日新闻》以「中国人权运动家」形容他。成田机场晚上关闭,但职员有心通融,连日来没有强行把他弄走,让他睡在禁区,看到他使用充电插头,也隻眼开隻眼闭。

平安夜机场关闭前,有职员走过来,拍拍冯正虎的膊头,没说什麽,但给他一个纸袋,一打开,原来是一个蛋糕。不少空姐路过亦会捎些食物及用品给他;12月24日晚,他51天以来第一次洗头,用的酒店装洗头水就来自一个美国空姐。

倾盖如故,白首也可如新。11月初某天冯在长椅上打瞌睡,突然一行人走过,他喊道﹕「王家瑞!」王是当年他在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同学,现在已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长,刚好率团访日。冯说,当年两人均在复旦师承内地著名财经学者苏东水,只是年级不同。

「应该很久没有人直呼其名吧,他(王)呆了一呆,停下看着我。」冯上前,指着抗议标语说﹕「你看,我被拒绝回国,你回去跟大使馆说说吧。」王没回答,转身步入外交人员通道离开。

冯正虎用各种方法在禁区内建立了一个「家」,位于入境柜位旁边,椅子下方是「储物柜」,周围放满写着「支持冯正虎回国」等抗议标语、各种报道及小册子,吸引不少人注意,尤其是华人。

「是法轮功吗?」「不是。」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Victor过境成田,好奇发问﹕「不让你回国,是护照没了吗?」「不是啊,就没理由。 」Victor摇摇头说﹕「那没道理。」有同胞默不作声注视,冯递上小册子,对方接了,边走边看。

西方传媒也大幅报道事件,「英国广播公司(BBC)、洛杉矶时报、英国卫报、路透社……来的传媒多得不得了,日本朝日新闻也有报道,前前后后几十家」。

「圣诞快乐,你身体没事吧」、「没事,很好,谢谢你……」记者在平安夜陪伴他6个多小时期间,他收到15个电话,其中3个是海外传媒访问,4个内地来电问候,8个来自国外。访问完成后,他手上的未接来电多达20个,鼓励短讯50多个。

冯正虎滞留机场已经54天,55岁的他拥有日本工作签证,联合国难民公署亦曾表示可以提供难民庇护,但均被他拒绝,「我有自己的国家,不打算做难民,现在生活得也挺习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