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捷克语翻译家杨乐云辞世

p091215106
(捷克语翻译家杨乐云。摄影:丁杨)

捷克语翻译界,再无杨乐云。昨天13时50分,捷克语翻译名家杨乐云在同仁医院病逝,享年90岁。中国最早介绍米兰·昆德拉的,就是杨乐云。其翻译的杨·聂鲁达、赫拉巴尔作品,在中国拥有不少读者。

据杨乐云弟子、捷克语翻译家高兴介绍,杨乐云是11月底因感冒住进医院的。“每年都要感冒一次。但她一般只叫保姆买点药吃了,就扛过去了。今年越来越严重。只得住院。”高兴说,因为前一个医院床位紧张,“医院有些病房要讲究行政级别,说她翻译过《世界美如斯》在住院时不起作用。”其后,杨乐云转至同仁医院,“在重症监护病房抢救了二十来天”。

“生活在中文环境里,是幸福”

杨乐云1919年生于江苏常州。“今年10月满90岁。我们要给她过生日,她没同意。”她总觉得“有那么多书要读,读不过来”。常有老人说孤独,杨乐云说,自己一点也不孤独,读读书很充实。退休后曾随女儿客居美国,最后她想念国内的朋友和中文书籍,还是回北京居住了。“生活在中文环境里,是幸福。”

1944年,杨乐云毕业于上海私立沪江大学英语系,之后当过老师,1948年后历任捷克斯洛伐克驻华大使馆翻译。“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捷克文,我从未问过。”高兴说。1956年,杨乐云开始发表作品。最早,她是《世界文学》杂志的译者。因为译文为编辑赏识,几度书信往来,上世纪60年代进入《世界文学》工作,从事东欧文学介绍。退休时,她的职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世界文学》编辑部副编审。

她认为,赫拉巴尔才是捷克文学的真正代表人物

退休前的杨乐云,总认为“编辑就是为他人作嫁衣”,所以其“介绍外国文学”工作起步早,“职业翻译”生涯来得很晚。杨乐云启动其代表译本《世界美如斯》的翻译时,已年过七旬。88岁的她,还翻译出版了博胡米尔·赫拉巴尔自传《河畔小城》中文版。“她生前常说,有许多人认为昆德拉代表捷克文学,其实这是中国读者的误会,赫拉巴尔才是捷克文学真正的代表人物。”两年前出席《河畔小城》作品推介会时,杨乐云说:“真想把他的作品抱在胸口,它们太好了。”因为杨乐云、刘星灿、万世荣的译介工作,包括《过于喧嚣的孤独》等在内的“赫拉巴尔精品集”系列,于2003年开始在华语阅读界声名鹊起。“她觉得吃透文本很重要,把作品看得高于理论。脱离文本来谈理论,在她看是荒谬的事。”

“她的译文很漂亮,最大的优点是有捷克味儿。”高兴说,在杨乐云看来,译本对作家的精髓、味道的把握,很重要。这需要天然的艺术敏感,也需要对作家背后的文化渊源有足够了解。

一直为“东欧语文学翻译人才断代”忧心

她对翻译人才的关注,是实打实的。高兴告诉记者,“我就是她从北外‘发现’的。她跟我说,‘文学之路’,比别的路美好得多。”文学,通常和清贫联系在一起。杨乐云生前常对弟子高兴说:“经济上有困难一定要跟我说,但希望你踏踏实实做文学。”

近十年,杨乐云一直为“东欧语文学翻译人才断代”现象忧心。用高兴的说法,“甚至影响到了她的退休生活”。她常在家里念叨,“后继无人怎么办”,也常琢磨。“她在不断物色捷克语翻译的年轻人才。在北外、国际台都有她交往的年轻人。只要听说谁对文学有兴趣,又懂点捷克语,就把人请到家里,给推荐书看,给做翻译练习。”

据悉,明天上午十点,杨乐云告别仪式在同仁医院举行。

(朱玲/北京青年报)

翻译家杨乐云辞世

16日上午10时,著名捷克语翻译大家杨乐云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同仁医院举行。这位年届90的老人于14日下午辞世,离开这个过于喧嚣的世界,去寻找属于她的孤独。而她的去世,也让东欧文学翻译的断档现象更加突显。

因感冒引起严重肺炎

今年11月,杨乐云感冒并被送往协和医院,诊断为严重的肺炎,后转至同仁医院。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进行抢救的杨乐云最后因器官衰竭于14日下午离世。

杨乐云的学生、《世界文学》副主编高兴说,“她一直都对生死看得很淡,以前我们聊天的时候她就谈到已经考虑到归宿的问题了”。高兴表示,对于后事,杨乐云曾交代要“越简单越好”,所以今日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会遵从老人家的心愿。

关注东欧翻译人才断档

杨乐云的离世又把一个存在已久的问题拉回到人们面前,即我国东欧文学翻译人才的断档问题。早在两年前,另一位著名捷克语翻译家,《好兵帅克》的译者蒋承俊去世时,该问题就曾被提及,这也成为了杨乐云多年的一块心头病。

即便是在退休之后,杨乐云也一直努力寻找接班人,高兴说,每当遇见热爱文学的有可能成为东欧文学译者的年轻人,杨乐云都会请到家里去谈心,推荐好的文学作品,并让年轻人进行翻译练习。

坚守翻译,甘于清贫

作为文学翻译者,同时也会面对很多外部世界的诱惑。曾经当过外交官的高兴说,杨乐云当时就很担心他不能回到文学翻译的岗位上来。有时高兴也会跟杨乐云开玩笑说,如果自己继续当外交官,可能已经是大使了;如果自己去了经贸部,可能已经住别墅了,但是现在面对的依然是清贫和寂寞,这也是很多文学翻译者错综复杂的心态。而杨乐云听了这话后,只是笑笑,说:“可你得服从自己内心的需求。”

■ 逝者小传

1919年生于江苏常州,1944年毕业于上海私立沪江大学英语系,1948年后历任捷克斯洛伐克驻华大使馆翻译。1956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翻译了《鲍·聂姆佐娃中短篇小说选》、《卡·恰佩克戏剧选》等。

在翻译代表译本《世界美如斯》时,杨乐云已经年过七旬,待到88岁时,她还翻译了赫拉巴尔的自传《河畔小城》。该书出版时,她说很多人以为昆德拉代表了捷克文学,事实上赫拉巴尔才是捷克文学真正的代表人物。在她和其他人的共同努力下,包括《过于喧嚣的孤独》在内的赫拉巴尔作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今年10月年满90岁的杨乐云拒绝了人们要给她庆祝生日的意愿,她说,“有那么多书要读,读不过来。”

■ 学者评价

捷克文学翻译憾失巨匠

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高莽:杨乐云为人特别善良,她捷克文造诣相当高,英文也很好。《世界美如斯》是她最有代表性的翻译作品。她对同事帮助很多,早期我们一起在《世界文学》共事,曾经到她家作客,发现她对老人也很孝顺,对下一代也很关照。她的去世是捷克文学翻译的损失,在世的捷克文学译者中到她这种水平的恐怕没有了。

(姜妍/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