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负责任的大国”政府缘何效法绑匪?

p091207101

冯正虎先生滞留东京机场已经超过一个月了,每过一天,都是对党国政府的无情羞辱。就连我这个对蠢党之蠢动见惯不惊的老同志,都为党国政府此番出类拔萃之蠢,羞愧到恨无地缝可入。

本来,我党干蠢事烂事恶事本是常规操作,题中应有之义,因此无论我党做出什么事来,都难得让我这曾经沧海之人拍案惊奇一回。不过处理冯先生这档子烂事实在是蠢到出了格,构成了国际外交史上的空前丑闻,令我忍无可忍,不得不智叟移山,教育我党,为我党再次疗愚。

这事的出格之处在哪儿呢?过去我党无论干出什么丑事蠢事恶事烂事,总还是能巧言伪说,文过饰非的。例如全民砸锅化铁炼“土钢”,可以说成是“好心办坏事”、“交学费”、“焕发了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大饥荒可以说成是“苏修卡脖子”、“特大自然灾害”;六四大屠杀可以造谣说是“一小撮暴徒发动反革命暴乱”,等等,等等。

看多了这种表演,我有时忍不住要想,这世上无论是什么烂事,总有无耻之徒舌灿金莲,发明出种种无耻说道来为之狡辩。似乎可以说,世上没有能洗白的煤炭,但也没有无法喷涂成白色的煤炭。例如斯大林30年代的大清洗把所有的老布尔什维克都基本干掉了,这烂事本来是共产党人或亲共人士根本无法为之辩护的,然而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就是有本事在《斯大林时代》里振振有词地说,二战被纳粹占领的国家都有大量的第五纵队和卖国贼,唯独苏联没有,由此可见斯大林的大清洗是非常及时的,是完全必要的。

然而如今这事却打破了 “喷涂”原理。合全中宣部之力,谅他们也没本事把这蠢事喷涂成白色的,给出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来。事情明摆着:冯先生若是犯了法,那中国政府把他赶出来,就是玩法渎职,轻纵罪犯,污染国际治安环境;若是没犯法,则中国政府使出绑匪手段来将他强行绑架上飞机,送出国境就是恐怖主义犯罪。这道理就那么简单,迟钝愚笨如中南海诸公,恐怕也能明白吧?

笑话还不止此。“国庆”大阅兵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政府拥有几百万雄兵,手握最先进的武器,猛将如云,谋臣如雨,更具有以最先进技术武装起来的国安、公安等情治机构,排山倒海不足以喻其势,投鞭断流不足以喻其气。与这庞然大物相比,区区屁民如冯先生者,连泰山前的蚂蚁都不如。

然而如此强大的党国政府,如今却竟然公开向世界宣告,它不过是一个虚弱透顶、怯懦入骨、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纸老虎,集全国强大武力、警力、宣传力乃至全体智囊的智力,一切合法手段都穷尽了,仍然奈何不了一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唯一武器的守法公民。智穷力竭,无计可施,狗急跳墙,人急耍赖,情急之下,不得不使出流氓的无赖招数来,连起码的面子都不要,起码的体统都不讲,动用恐怖分子的暴力手段,把他绑架出境,顾头不顾腚,只顾推出国门了事,却连起码的遮丑说辞都想不出来!

呜呼哀哉!这也配叫政府,“负责任的大国”政府!

我也深知并体谅党国领袖的难处:诸位的“宪法”乃是骗人的。一旦屁民要较起真来,含泪请求政府履行对公民白纸黑字立下的庄严承诺,那自然如同开了假支票让对方找上门来一般,说不出地难堪,又无从发作。更何况若他人群起效法,纷纷上门索债,那又该如何抵挡?当然只能扭住债主的胳臂推出门外,以绝后患,而求耳根清静。

这么干当然也有效,但前提是对方必须合作。过去这从前苏联学来的下流招数之所以有效,乃是受害人自认晦气,干脆就在国外居留算了。西方国家政府要和中国做大买卖,也就对此流氓行径眼开眼闭。在他们的鼓励下,我党便自以为得计,干出瘾头来了,发给公民护照,竟然是如蛇头一般,把他们骗出国境,然后逼迫他们在国外当难民。这种痞子骗子无赖的行径,就连前苏联那种流氓国家也不曾干过。

可惜如今冯先生立志要作公民不当难民,滞留在两国之间的“飞地”上要求回国,这事就变成个扔不掉、拿不得的烫山芋了。联合国为解决此事,建议冯先生申请难民身份,这本身就是对中国政府的一种侮辱。全靠中南海诸公惊天动地的愚蠢,这才看不出其中的涵义来:方今之世,没有哪个文明国家还有政治犯、思想犯。如今联合国竟然建议中国公民申请政治难民身份,那就意味着中国国内有严重的政治迫害,因此公民只要得罪了政府,哪怕再遵纪守法,就连最起码的公民权利都会被非法剥夺,以致在九百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竟无一己立锥之地。可笑可悲可耻的是,对这一严重损害中国国际形象的侮辱,中国政府竟然也就默认了!这不是公开通告全世界,中国政府毫无自爱之心,丝毫不拿中国国际威望当回事么?

更糟糕的是,事件还有越闹越大的趋势。顷见《美国之音》报道,日本政府边境管理部门日前开始敦促滞留日本成田机场的中国公民冯正虎进入日本,不过并没有下达最后通牒要求他必须离开入境管制区。

冯先生当然巴不得离开入境管制区,越快越好——谁会愿意住在那种连起码舒适安宁都没有保证的地方?他呆在那儿的唯一目的,就是离开入境管制区,回到自己的祖国去。这才是合理合法合情的解决办法。如果日本当局效法中共,使用武力强制他入境,必然要在那民主国家引起大哗,使得这丑闻家喻户晓,让中国政府再次大大地丢脸。莫非侮辱自己也会上瘾不成?蠢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实在是超出了我贫弱的想象力与理解力。

鉴于领袖们的低下智力,再对诸位悄悄重复一遍:这种事,既然连“中宣喷涂部”都无法想出个体面说辞来,那就是说,即使以我党的超低标准,它也是见不得人的流氓烂污事体。要干只能偷偷干,掩耳盗铃的指望是别人听不见。一旦闹得全球皆知后,那就是在我党的脸上喷黑漆了。越拖下去,闹得越厉害,知道的人越多,则黑漆喷涂得也就越丰厚。因此,唯一明智的收场策略,就是悄悄认栽,把冯先生接回去,同时严惩连累政府出丑的小特务们,告诉他们以后若是人回来了,就不要再动用绑匪手段把人绑架上飞机。万一对方不堪迫害要维权到底,那就得不偿失了。

(芦笛/牛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