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学者陈志武忧思中国权力资本化

p091129106
陈志武,一九五三年七月生于湖南茶陵,祖籍福建福州,八三年中南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八六年国防科技大学硕士毕业,九零年获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九零年任教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九五年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任教,现担任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特聘教授。九八年创办价值引擎公司,二零零一年与另外两位合伙人创办Zebra对冲基金公司,专门从事证券市场上的多空对冲交易。

近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巨大增长,但也出现权力资本化和权贵资本主义趋势,出现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在法律面前不平等的现象。中国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特聘教授﹑美国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最近对香港亚洲週刊表示,权力资本化和权贵资本主义破坏国家法治,侵害个人权利,制约内需,而这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

对于中国的权力资本化和权贵资本主义,陈志武近年提出多次批评和警告,这位在中国乡村度过童年、后赴美国留学的经济学教授,是一个私有产权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很高的GDP或许能加强一个国家的『以官为本』,但不能实现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

陈志武说,二零零八年开始,国家四万亿元人民币,约合五千九百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从花钱的结构来看,很明显是强化了国家在经济中的地位,强化了国有企业资本对于社会资源的支配权;四万亿让国有企业得到好处后,必然意味著民营经济得到资金的机会和总量变小,强化国有经济,民营经济的空间被压得更小,对于产业结构来说,也可能进一步恶化。基础性和重化工业的空间被加大,服务业和个人消费品有关的行业空间被缩小。这是很遗憾的,经济危机导致国有经济所控制的资源被进一步强化,对过去三十年总体市场化的改革来说这是一个逆转。

但是,事情也有物极必反的一面,这一次全球经济危机使得全球对于中国产品的需求大大下滑,到现在也未能恢复。这应该给决策层敲响警钟。过去靠国家投资建设拉动经济,这种经济增长模式走到头了,而四万亿投资强化了旧有的模式,会没办法再做下去。

陈志武还说,中国现在那麽多聪明的政府顾问﹑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做了很多的调整。比如说,让资本家入党,对「社会主义」做很多不同的解释。我个人是很反对这种把「白」说成「非黑」,把「黑」说成「非白」,这会使得整个社会的文化变化,大家都去玩这种游戏,没有了对和错的标准。不把「黑」和「白」最后分清,这样的惯例维繫的时间越长,对整个社会的伤害越大。

(史英强/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