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维权人士冯正虎四次被拒入境

p091114101

11月12日,记者拨通了已在日本成田机场逗留了9天的中国公民冯正虎的电话。电话那端的冯正虎显得有些无奈,他对记者描述了几天来的遭遇。冯正虎说:“已经是第9天了,我在这里睡了8个晚上了。成田机场的入境和出境通道不同,入境口是完全没有任何商店和食品可以购买的。我有签证,但我不愿意再进去日本,因为我想回中国。现在我的一些亲友想从外边把食品送到入境处,结果也遭到了日本机场的拒绝。 ”

互联网上人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冯正虎在自己的白色体恤衫上用日文写出”绑架”和”冤”的字样。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持有中国护照的中国公民不能返回自己的祖国。事实上,从2009年2月在北京遭秘密绑架,并被非法拘禁40多天后,冯正虎就在上海当局的建议下于4月初前往日本工作两个月。而在敏感的6月 4日过后,至今冯正虎先后8次试图回国,但都未能如愿。他在名为《护宪维权》的网站中写道:”我可以留在日本、我也可以去美国,但是我放弃了。我要捍卫中国公民自由来往本国的基本人权。”

冯正虎表示:“至今半年来,当局没有给我任何的依据和解释。他们使用这种强行的方式来阻止我入境。我和他们在机场相持了2个多小时,也可以说是’搏斗’,最后上海当局在全日空航空公司的配合下,把我按倒在椅子上,因为那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过去7次我都是静静的尝试回上海,但是这次他们用这样的方法对待我,我要向国际社会表达,我对中国当局的强烈抗议。我希望,我在这里的抗争,能引起中共政府的关注。”

目前,冯正虎的代理律师莫少平已向上海入境边境检查站提出了起诉。因为当局并没有提供任何拒绝入境的理由和书面依据,而是强行迫使冯正虎滞留在日本。

通过冯正虎在中国的个人网站《护宪维权》中的内容就不难猜测其中的理由,他说:“我觉得,他们这样对待我与《零八宪章》没有太多的关系。最重要的问题我是知道的。因为我对法律比较有专业了解,所以长期帮助维权的访民上访,帮他们用法律的方式争取自己的权利。这些可能给当地的地方官员造成了恐惧。所以他们用这样的方法,包括在国内他们把我从北京绑架到上海,一直到现在,我在国外,他们也拒绝我回来。”

《护宪维权》网站在中国被长期封锁,冯正虎现在也被滞留在日本。如今他只能用静坐示威的举动引起中日两国政府的关注。一些热心人士自愿为冯正虎递送食物,但都遭到了日本机场的拒绝。截至目前,冯正虎仍在成田机场静坐。他表示,自己已经放弃了在日本的工作签证,希望能尽快通过法律途径回到上海。

在成田机场的抗议举动也让冯正虎在上海机场的遭遇登上了日本《朝日新闻》的版面。他不知道上诉的结果会怎样,但却仍坚持通过法律维权。同样从事维权工作的中国维权人士杨宽兴(音译)在接受法新社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冯正虎的遭遇很像2004年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电影《幸福终点站》中的情节。因为家乡的战乱,故事的主人公决定前往美国,当他在终点站纽约肯尼迪机场出关时,却遭到了阻拦。”所不同的是,冯正虎要返回的是自己的祖国。(德国之声)

作者: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