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著名思想门户天益网被封

p090307126

笔者2008年开始网络写作生涯,同时成为中国大陆天益网的专栏作者之一。

2009年7月15日,国内著名学术网站天益网无法登陆,知情者称网站已被封。

天益网(http://www.tecn.cn)成立于2006年4月,定位为终身学习平台和思想门户,以“塑造社会精神,推动个人发展”为宗旨,致力于传播常识、追求真知、分享资讯,力图促成每位用户全方位的自我提升,以积极的心态和点滴的努力来推动社会进步。

“天益”来自《周易》“益”卦:天施地生、其益无方。意为天地生育万物,它所增益的没有限量。“天益”所包含增益、教化、天地化育万物而不分高低贵贱的含义,鼓励每个人见善则迁、自利利他,深刻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内明外用”、“有教无类”的精神,也与我们的理念不谋而合。

“天益”的英文域名TECN中,T为Training(培训),E为Education(教育),CN为CHINA(中国)的缩写,表示天益的目标是成为华语圈共建学习型社会的领航者。

天益网的每位团队成员,均在各自的学科领域有着精深的造诣和独到的见解,既深知如何以最优效率提升自我,亦乐于与他人分享经验、共谋进步。

来自人文社科各领域、人品和作品均有一定高度的学者对天益给予了高度重视和鼎力支持。到今天为止,已有数百位资深学者授权天益网建设专栏(有些尚未挂出)。天益已成为中文网络流量最大、最具原创性和思想性的学术平台之一,并发展了数以万计追求精神食粮和个人进步的忠实用户。

一个不错的学术类网站,有许多独立的共公共知识分子在那里设了专栏,除了笔者以外,还有专栏如下:

[曹思源] [陈光] [陈志武] [关锐捷] [李炜光] [田国强] [王建] [王曙光] [韦森] [文贯中] [巫继学] [袁绪程] [余晖] [郑秉文] [邓正来] [高全喜] [高一飞] [贺卫方] [季卫东] [梁治平] [龙卫球] [魏敦友] [徐昕] [喻中] [张千帆][程美东] [陈孔立] [陈潭] [陈伟] [陈子明] [丛日云] [崔之元] [杜光] [裴宜理] [葛荃] [龚维斌] [贺雪峰] [康晓光] [李树桥] [刘军宁] [刘俊祥] [刘亚伟] [任剑涛] [孙凤武] [王小东] [汪玉凯] [吴稼祥] [徐湘林] [许耀桐] [徐勇] [虞崇胜] [张鸣] [赵树凯] [孔寒冰] [潘维] [王福春] [王缉思] [王勇] [叶自成] [周弘] [陈伯君] [党国英] [丁学良] [郭于华] [胡荣] [胡玉坤] [刘绪贻] [杨福泉] [姚监复] [易富贤] [于建嵘] [郑杭生] [朱伟珏] [蔡尚伟] [彭兰] [邵培仁] [吴旭] [张允若] [杨东平] [陈晓明] [崔卫平] [董健] [郝建] [孔庆东] [李劼] [李新宇] [阮炜] [沈睿] [孙惠柱] [陶东风] [王东成] [王宁] [王岳川] [徐贲] [乐黛云] [余虹] [张福贵] [张旭东] [周宁] [周志强] [董国强] [冯崇义] [高华] [葛剑雄] [郭世佑] [黄宗智] [雷颐] [刘申宁] [秦晖] [单世联] [沈志华] [王海光] [吴思] [萧功秦] [萧延中] [许倬云] [杨际开] [袁伟时] [朱学勤][安希孟] [程志华] [陈嘉映] [陈明] [陈少明] [邓安庆] [段德智] [尕藏加] [干春松] [甘阳] [郭齐勇] [顾肃] [何中华] [黄玉顺] [梁涛] [刘澎] [李泽厚] [倪梁康] [舒远招] [唐代兴] [汤一介] [肖雪慧] [徐友渔] [杨祖陶] [张博树] [张晓群] [张志伟] [张志扬] [赵汀阳] [周枫] [周濂][萧默] [赵士林] [冰夫] [陈奉孝] [陈行之] [狄马] [傅国涌] [何与怀] [胡发云] [雷一宁] [李伯勇] [林贤治] [龙应台] [闵良臣] [沙叶新] [时东陆] [王充闾] [王振东] [温景嵩] [武际可] [吴励生] [吴玄] [谢泳] [章立凡] [张耀杰] [章诒和][郭宇宽] [蒋兆勇] [李昌平] [刘山鹰] [马立诚] [马玲] [孟令伟] [秋风] [史啸虎] [孙大午] [王霄] [吴敏] [吴伟] [笑蜀] [信力建] [徐景安] [许之远] [杨光] [杨恒均] [杨鹏] [张英洪] [赵国鸿] [赵杰] [赵俊臣] [庄永志][陈壁生] [和静钧]。(谢盛友)

天益社区的被封显示中国政府正系统性、有计划地对思想性、社会性网站进行严厉整肃,此前不久,facebook被屏蔽、饭否网站被封、乌鲁木齐全市断网,一波网禁刚刚过去,但天益社区的被封应与乌鲁木齐骚乱事件无关,有网友猜测很可能由著名NGO组织公盟遭遇巨额罚款和查抄事件引起,作为以法学家为主体的NGO组织,公盟在国内学术及法律实务界具有一定影响力,不久前因介入邓玉娇案,公盟在一般网民中的影响力也大大增加,所以,对公盟的打压在近日引起一波较大的网络反响,当局可能担心天益社区成为凝聚不满意见的平台,但公盟的遭遇与天益社区的被封是否有关联关系,目前难以断言。

天益社区(www.tecn.cn)成立于2006年4月,定位为终身学习平台和思想门户,以“塑造社会精神,推动个人发展”为宗旨,天益社区的英文域名TECN中,T为Training(培训),E为Education(教育),CN为CHINA(中国)的缩写,表示其目标是成为华语圈共建学习型社会的领航者,自创建以来,许多人文社科领域的知名学者对天益给予了支持,几百位资深学者授权天益网建设专栏,天益已成为中文网络世界访问量较大、最具原创性和思想性的学术平台之一。但该网站一直处在严管之中,不久前曾遭整顿。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政府对于其认定的敏感网站,越来越多地直接采用彻底封杀的手段,比如在《零八宪章》发布之后,法天下、牛博等一批访问量很大的网站被封,至今没有解禁,而饭否、天益的被封再次表明当局已将对活跃网站的封杀当做“维护稳定”的直接手段,因而不惜屡下重手,公然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及合法的表达权利。(萍聚)

《天益社区》最早的名字是北大三角地,几经整肃后,不断改名,由燕园而燕南,再到天益社区。

其实,在2006年改名为《天益社区》后,其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一是几经整顿后,网友流失严重。二是虽然仍保留即时发帖,但却要登录才能浏览。可以说,天益社区已经是个小圈子了。这与过去叫燕南或者燕园时的影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可就这样一个小圈子的学术社区,也难容于世。言论自由在中国的窘境,也就是不言而喻的了。这是继关闭《世纪沙龙》后,中国关闭的又一重要网站。

作为这两个网站的老网友,我只能无奈的发帖悼念。希望他们能凤凰涅槃,获得新生。(萍聚网友跟贴)

天益网被封了,这好象已经成为事实。不只是一天,已经是一周了,不仅我的电脑打不开了,不仅南京打不开了,郑州、安阳都打不开了。据说是“系统维护”,但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来是怎么回事。怎么没见人民网系统维护过呢?怎么没见新浪网易系统维护过呢?哪个网站的系统维护不是有计划的呢?哪个网站在系统维护之前不进行公告呢?下面要说的可能是这样的吧:“社会情绪稳定!”

汶川了,我们“情绪稳定”,瓮安了,我们“情绪稳定”,楼倒了,我们“情绪稳定”,75了我们“情绪稳定”……我们从来就没有情绪不稳定过,天益又算什么呢?我们又怎能不“情绪稳定”呢?只是,一个群落消失了,小小的菜园消失了,那帮人只好继续自己的散兵游勇生涯,在网络的小角落呐喊——可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一个土豆如何喧嚣,有谁在意呢?

在路上,只能在路上了,不再有歇脚的地方,就让我“情绪稳定”地继续守望吧……(萍聚网友跟贴)

大陆著名网站天益社区遭强行关闭

昨天(2009-7-15)还存在的天益网站一夜之间不复存在,依目前结果参考其他维权网的遭遇个人初步判断是服务器被关闭所至。

今年以来天益社区多次因各种事件“维护”,6·4期间社区“维护”比往年时间更长,从5月25号就停止了社区活动,只保留了首页内容。重开没几天又赶上了中共新疆大屠杀被迫继续“维护”,到今天凌晨强行关闭,短短不到2个月时间里2次“维护”到最终从服务器除名,勘称世界互联网上的标志性事件!

天益网站是否还能重新开放目前不得而知,希望了解内情的网友提供可靠的消息。(阿波罗网)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天施地生、其益无方的天益网无愧是华人的思想库。可以说天益是一思想、知识之圣地,一年多流连忘返于斯,获益良多。记得第一次接触天益是在浏览大悲寺僧团一文时,无意中点开了天益的链接,马上就被它吸引住了。日久天长,其已成为我的精神家园,我是天益不择不扣的金牌潜水员。也许是被太多的人看好,天益也成就了其自身无法改变的宿命。我们先是习惯了在敏感的日子天益社区的技术维护,现在要适应天益毫无症状的突然死亡,难道思想网站命运都要令人唏嘘不已吗?两天上不去了,总觉得缺点什么。(萍聚网友跟贴)

让声音如纸钱般飞扬

2009年7月18日,我像往常一样点开了天益的首页——社区早就上不去了——大大的一个解析错误使我感觉情况不妙。6月的网络维护日,天益维护了半个月。7.5一出,更是令情况雪上加霜。首页上转载领导的文章,算是自保的老手段了,这次也没能蒙过咱们伟大的党。总之,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天益,这个“学习型社会的领航者”,挂了。

有必要先简要的介绍一下天益,这个网站在社科方面几乎是中国最优秀的学术网站。中国有名有姓的社科学者基本上在上面都有专栏。他有一个学术委员会,负责文章的把关等工作,位列其中的都是实力派学者。这个网站当然不能说出名,甚至与他的影响相比可以说相当低调。基本上,去天益的人不是主动寻来就是朋友推荐。天益的口碑几乎完全建立在爱好学术的人——不管是专业人士还是业余爱好者——口耳相传的基础上。

这个网站有着一点儿北大血统,前身是个很有历史的论坛燕南评论,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是现在这个名字了,不过,我更为倾心的永远是他的思想库而不是论坛,那里没有争吵和太多的自以为是。只有文章,大量的文章。我是怎么在狭窄的手机屏幕上一行一行的读完了秦晖、朱学勤、党国英、徐友渔、陈行之们的专栏的呢?这个过程似乎就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一刻也没有终止过。这个网站给予我的,并不仅仅是一些知识,他更打开了一扇门。

我一直是怀疑天益的背景的,因为他能生存到今天简直是个奇迹。一个搞笑的猜测是,或许是因为他里边的文章过分艰深,以至于最爱(在网上)喧嚣的左粪右粪都无意光顾,从而“相关部门”慈悲大发网开一面?这个是真不知道了。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把天益的存在当成一个理所当然,只要不封掉他,我的网络视野大抵还没有真正被触痛,忘记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一个坚持真学术的网站的“存在”的“奇迹”性质。

既然是奇迹,就该有终结的那一天。我对天益的感觉已经不如最初那般热烈了,这通常意味着毕业。但是我仍然怀念并且习惯性的阅读。现在他挂掉了,我并不悲伤。

只能如此而已。

(萍聚)

评论

  • 北京老威 说:

    法天下换了个名字——雅典学园,恢复了

  • 陈殿兴 说:

    先生仗义执言,十分令人敬佩。
    我是天益网的读者,也在那里发表过几篇文章。很爱看里面的文章。我觉得,学者们看看可以得到启发,中共中央的领导们看看,也有百利而无一弊。古语说:偏听则暗 ,兼听则明。我觉得,天益网不那么可怕。聪明的领导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封闭它,否则那政权可真……。
    我还惦念常在上面发表文章的作者的安全,特别是陈行之先生。
    但愿天益被封是一场误会!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