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归档日期为 2015年7月

捷克小车连撞两大客车致3死17伤

2015年7月26日

捷克媒体报道说,受伤旅客是亚洲人。中国驻捷克大使馆领事部主任岑国平先生对中欧社说,并未接到中国公民求助请求,经向捷克警方查询,受伤者均为泰国公民。

台湾富士康计划在捷克再投巨资

2015年7月15日

令捷克政府特别感兴趣的是项目中包括兴建富士康在欧洲唯一的一个产品研究和设计中心。捷克工商部称,这不仅将产生几千个高素质人才的就业机会,此外还会加强捷克产品在亚洲市场的地位。

叶克飞: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捷克作家

叶克飞: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捷克作家

2015年7月15日

他说出了“政府倒下去,公民就重新站起来。反之,在政府长期站立的地方,公民就倒下去”,还有“只有在不需要谈论自由的地方,自由才真正存在”。

被称作“最浪漫城市”的布拉格,不仅仅是文青的梦想之地,也并不仅仅是一座“世界建筑博物馆”,它承载着太多历史,曾在黑暗中爆发,在跌宕中重生。我之所以曾将布拉格当作魂萦梦牵之地,既是因为它的美丽,也因为它曾经的抗争,以及抗争中所彰显的伟大。

我读过太多中国知识分子的回忆录,面对反右、文革等不堪历史,他们总是将自己包装成受害者的模样,对人整人的互害避而不谈。捷克的知识分子绝非如此,他们从没有借助对极权的批评洗脱自己的责任,他们甚至最先想到自己的原罪。

我感动于“布拉格之春”的轰烈,在“布拉格之春”和“天鹅绒革命”之间,还有一条隐线,那便是文学。如果没有如此光辉的文学传统,如果没有捷克人的阅读习惯,那么,也许“布拉格之春”就不会如此坚定,天鹅绒革命就不会如此平顺和缓。

阿赫玛托娃:安魂曲

阿赫玛托娃:安魂曲

2015年7月13日

1946年8月14日,苏共中央作出了一项关于《星》与《列宁格勒》杂志的著名决议,严厉批判左琴科与阿赫玛托娃:“阿赫玛托娃是与我国人民背道而驰的、内容空洞、缺乏思想性的典型代表。她的诗歌充满悲观情绪和颓废心理,表现出过时的沙龙诗歌的风格,停留在资产阶级-贵族阶级唯美主义和颓废主义以及‘为艺术而艺术’这一理论的立场上,不愿与本国人民步调一致,对我国的青年教育事业造成危害,因而不能为苏联文学界所容忍。”

景凯旋:文学与反抗-捷克地下写作史

2015年7月13日

暴政对自由的压制能够一时奏效,却难以永远泯灭自由之精神。

“为什么写作”永远是一个严肃作家的自我追问,但对捷克“萨米亚特”作家而言,他们似乎是在做一件毫无成效的事,并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未来一定会变化,但未来何时会到来?使作家们坚持下来的,唯有对未来的信心。

中国与捷克9月23日起正式开通直航

2015年7月9日

布拉格与北京之间每周飞3个航班,往返机票价格始于14382捷克克朗,约合523欧元。

夏蕊蕊:假如希腊公投选择跳崖……

夏蕊蕊:假如希腊公投选择跳崖……

2015年7月5日

历史又来到了一个关头。这个周末,世界屏息静气,只听到爱琴海涛声依旧。

华夏文摘: 苏联是怎么被“笑”倒的

2015年7月4日

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的暴行时,台下有人递条子上去。
赫鲁晓夫当场宣读了条子的内容:赫鲁晓夫同志,当时你在干什么?
然后问道:这是谁写的,请站出来!
连问三次,台下一直没有人站出来。
于是赫鲁晓夫说:现在让我来回答你吧,当时我就坐在你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