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美文

斯伟江:追随光明

斯伟江:追随光明(0)

2013年5月11日

在平衡家庭和社会责任之外,还必须平衡历史责任、个人责任。人活在世界上不仅仅是现世荣华,追求肉体快乐。

不是你如何小心就能避祸的。只能怀着一颗脆弱的人心去面对。

重庆被杀的民营企业家,有何罪孽?河南三门峡双规离世的法院院长,难道该死?

你温和,他说你狡诈。你坚持,他说你死硬。你高调,他说你炒作,你低调,他说你隐藏。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希望人人都是懦夫,羔羊,如刀尔登所说,“今天少几只,明天少几只”。目的就是成全他的饕餮。

我不信所谓好人坏人之分,人人都有沉沦的种子,也有向着光明的良知。

体制也不是铁板一块,社会中良知、独立、坚持的人多了,用正义与爱,来点燃多数国民的良知,以正义与爱去面对邪恶,国家迟早会走向正常,官员不会随便双规被打死,草民也不会无辜被强拆。

这一切,绝对不是免费的,也不是睡上几年,上奏多次,皇上会恩赐的。要靠你自己!

甘地说,除非你弯下腰,否则,别人是骑不上去的。

要取代绝望和失败所导致的低落情绪,克服我们恐惧和无力。

一个有斑斓文化,有美丽山河的国家,还会容不下一群自主、独立的人!我不相信。

这么多由自由、平等观念浸淫多年的公民,居然仍会甘心做受屠宰的羔羊?我不相信!

信与不信,世事无常,但有一点是有常的,沉舟侧伴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一代尽一代的责任,我们这一代在冬夜举起了火炬,孩子们才能FOLLOW THE LIGHT, 走向春天!

斯伟江:追随光明
孙越:普通的王小波

孙越:普通的王小波

2012年11月6日

天尊既然召唤他,他就是幸福的,因为天国没有审查令,他可以尽情放毒了。

汪晶晶:唱不完的父亲之歌——重读《花季》

汪晶晶:唱不完的父亲之歌——重读《花季》

2012年11月5日

多亏那已经是我在德国的土地上生活的第十七年。德国土地上的那些锲而不舍,坚韧如钢的犹太人真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他们的字典中有一个动词是其他民族想查也查不到的,那就是忘却!

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希特勒的屠刀下消亡的数百万犹太冤魂,活着的那些犹太人的后代们几乎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时讲。讲完希特勒的罪恶,再讲希特勒时期“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们”的罪恶,讲完了这些领导阶层的罪恶,他们还不善罢甘休,还接着讲每一个普通德国士兵的罪恶。最后的结果是,日耳曼民族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有罪的,因为谁容忍了邪恶,没有站出来,和邪恶抗争,谁就是助桀为虐!谁就是同罪!

那些犹太人强迫德国人在法律上保护幸存的犹太人的利益,每年,犹太人的那个联合会能直接从德国联邦议会拿到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巨款。有了那笔巨款犹太人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他们著书立说,拍电影,办展览,修陵墓,树纪念碑……。

走进德国的书店,你会看到连篇累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史,那八年的历史,几乎每一天都有人研究。打开电视,你会看到令你眼花缭乱的专题,五十年前的某地,六十年前的某战,七十年前的某人……。

还在几十年前刚刚踏上德国那块土地的时候,我就曾有过梦幻般的感觉,我觉得,那场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里,仿佛是昨天刚刚结束……。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1年11月19日

当权力的野兽在身边咆哮,人们会变得格外谨慎,只要日子还能过得下去,他们就绝不会多说一句话。他们漠视自己的权利,也漠视别人的权利。

人类社会是一个整体,没人可以置身事外。一人不自由,则人人不自由。一人不安全,则人人不安全。

这糟糕的制度能够运行,是因为我们都曾经为之出过力。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就是制度。制度的问题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关系到国家的未来,也关系到每个人的命运。

在大众沉默之时,必须要有人发出声音,在大众踟蹰之时,必须要有人迈出脚步。这是光荣而艰难的事业,注定要经历挫折和磨难。

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明白自己的责任,他们从沉默中走出,诚实地说话,温和地建言,有些人因此而遭受不幸,但即使身处黑暗的谷底,他们依然不放弃追寻光明,他们依然坚持,坚持在黑暗中发出孤独的声音。

两千多年前,孔夫子说过一句话: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但作为一个现代公民,我们更应该这么说:邦无道,我们应该批评它,监督它,使之有道。邦有道,我们应该批评它,监督它,使之更加有道。

我不是阶级敌人,不是颠覆分子,我只是一个想把野兽关进笼子的热心人。

我批评自己的国家,但这并不表示我恨这个国家,相反,我爱我的祖国,我爱它壮丽的山河、辉煌的文明,也爱它的苦难,并将因为这苦难而加倍爱它。

我批评这糟糕的制度,但并不希望用暴力将之推翻,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人流了太多的血,希望这些血没有白流,可以使这制度温柔地变好。

和菜头先生,三十七岁生日快乐

和菜头先生,三十七岁生日快乐

2011年11月8日

我们是那样的不完美,却又是如此的坚韧。软弱有时,脆弱有时,但总是要开出花来。

张晓舟:我看见了你的坏笑

张晓舟:我看见了你的坏笑

2011年11月3日

不要幻想自己成为英雄,更不要盼着别人为你去死,代表无力而卑微的你去成为英雄。你可以承受生活的伤害,但不要沦为受迫害妄想狂,你可以战斗,但不能只懂得扭打,最重要的不是中国加油,而是自由万岁。愤怒的方向应该是爱,而自由的境界,是笑,是坏笑。

黎京:再侃随波逐流

2011年10月3日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夫圣人者,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

《五灯会元》:“看风使舵,正是随波逐流。”

在我的记忆中,尚未见到把“随波逐流”褒义起来,大加赞美的。不过我自以为是的感觉到,在很古老的时候,或许是有些人为人处世的座右铭。那时的人们也许很简单,没那么多复杂。很多文化现象是随着时代演进。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不复杂也是不可能的。就像孩子长大后开始学坏差不多。

黎京:随波逐流

2011年10月3日

生活中很多事都是在无序中发生的,生活中每天的不同的无序,却会是某一天的某一件事的必然。意识流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传统的颠覆,也可以说是最直接反射出了生活中的那些无序但有机的故事。

宋美龄1943年2月18日美国国会演讲

宋美龄1943年2月18日美国国会演讲

2011年9月25日

我们不但必须有理想,不但要昭告我们有理想,我们还必须以行动来落实理想。

陈晓卿:特色菜口味菜

2011年9月22日

泥鳅大小不一,胡乱穿插在各类辣椒之中,从视觉上就知道它属于自家不讲究的烧法,但泥鳅个个处理得很干净,皮焦肉嫩,吃起来味道很厚。紧接着上来的烩豆皮,这道菜“上档次”的做法是,只留豆皮和高汤,汆汤的底料,包括咸肉、肥膘、河虾、皮肚、鹌鹑蛋什么的都要挑出去,最起码也得埋在下面,但老五就让这些辅菜像真理一样裸露在豆皮之间!

赣南仲秋的夜晚,室外的温度二十三、四度的样子,没什么风,倒是虫声蛙鸣一片。最有趣的一幕出现在我们结账的时候,老五媳妇一面收钱一面大口喝水,刚才她见我喜欢那辣椒,自己跑到后厨尝了一口,真真被自家的辣椒,辣着了。

慕容雪村:梨花飘落的瞬间

慕容雪村:梨花飘落的瞬间

2011年9月22日

与人民相对的,是君主;与公民相对的,是政府。身为公民,你应该认识到自己的责任,除了关心自己、家人和朋友,你还应该关心政府。政府应该是你投票选出来的,它的权力是你分给它的,就好比一个物业公司,因为你不想为了清洁、保安等事操心,所以花钱请人来做。政府就是你花钱请来的物业公司,它做得不好,你应该批评它,并且帮助它改正,如果它不肯改正,你甚至可以收回自己的权力,换一家公司。它做得好,你还是应该批评它,因为你想让它变得更好。

身为公民,你应该明白: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更不等于爱皇上,中国历史上曾有过80多个王朝,它们兴,它们亡,中国还是中国。历史上还有过800多位皇帝,他们生,他们死,中国还是中国。你应该知道,“中国”这个词有三重含义:地理上的中国,文化和民族意义上的中国,以及中国政府。前两者都值得爱,后一个不值得,或者至少,你要看它做得好不好才决定是否爱它。

李承鹏:一个叫“美国”的小区

李承鹏:一个叫“美国”的小区

2011年9月11日

我很想告诉那个哥们,你不要以为是一个叫美国的小区很穷,其实是那个物业公司很穷。我想告诉那女孩,不要总想着被物业公司领导,而你才是这公司的领导。可后来发现,我们很多朋友只需要搞清官方和非官方,不需要搞清甲方和乙方,他们需要人管,不管,半夜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杜君立:题字的政治

杜君立:题字的政治

2011年9月10日

毛体字的滥觞开了中国题字政治之先河。从此后,做官之前先练习毛笔字已经成为许多政治投机分子的必修功课之一。这可以看做是中国儒生的士大夫情结,也可以看做是一种附庸风雅暧昧不清的官场文化。

金唢呐:红色延安朝圣记

金唢呐:红色延安朝圣记

2011年9月9日

贪官污吏、资本家、黑包工头、反动学术权威,以及底层受压迫受剥削的工农群众都主动跑到延安来朝圣,这不是见鬼了吗?难道这就是中国人所特有的生存智慧——难得糊涂?

王小波:我为什么要写作

王小波:我为什么要写作

2011年7月16日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我喜欢这个答案,因为里面包含着幽默感——明明是自己想要登山,偏说是山在那里使他心里痒痒。除此之外,我还喜欢这位登山家干的事,没来由地往悬崖上爬。它会导致肌肉疼痛,还要冒摔出脑子的危险,所以一般人尽量避免爬山。用热力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个反熵的现象,所发趋害避利肯定反熵。

刘瑜:那些剩下的东西

刘瑜:那些剩下的东西

2011年7月9日

每个人的灵魂怎么会一样重呢?博尔赫斯能为掉进大海的一枚硬币写一首诗,而金正日甚至不能为饥肠辘辘的一代人起一点恻隐之心。我觉得博尔赫斯的灵魂碧波荡漾,而金正日的寸草不生。

蒋纬国:要带着这么一批人去打胜仗,实在是不容易

蒋纬国:要带着这么一批人去打胜仗,实在是不容易

2011年5月19日

我们的国家制度的确有很多地方值得批评,官员的办事能力的确欠缺,办事态度也的确不好,这是传统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存留在民间也存留在政府内,不论是谁,稍稍有权威后就开始耀武扬威了。

从这些事情中我看清楚了中国的军队是怎么样的一批人组成的,要带着这么一批人去打仗,还要面对如此精锐的日军,还要打胜仗,实在是不容易。

华盛顿邮报:为什么独裁者总是很敏感?

华盛顿邮报:为什么独裁者总是很敏感?

2011年3月25日

独裁者总是有很多事情去为之发愁。他们看到敌人无处不在。

在这方面,以中国为例是再好不过了。中国领导人每天都得去翻阅一份布满了种种有争议性的纪念日的日历,这些纪念日或许会提醒公民当民众对政权的统治合法性提出质疑之时会产生什么后果。

如果中共在未来某一天判断失误,那么它就还可以有机会去打造最富有意义的重大政治性纪念日。

我们必须航行,而非随波逐流或原地不动

我们必须航行,而非随波逐流或原地不动

2011年1月26日

“生活是不公平的。”我们不能选择生活给予我们的定数,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度过一生。

这个世界上的伟大事业——并非在于我们身处何地,而在于我们走向何方:为了到达天堂之门,我们有时必须顺风而行,有时则必须逆风而行——但我们必须航行,而非随波逐流或原地不动。

奥巴马:我们只有团结才能强盛

奥巴马:我们只有团结才能强盛

2011年1月16日

英雄行为不仅在战场上能看到。他们告诉我们,英雄行为并不需要专门的训练或体力。英雄行为就发生在这里,大无畏的精神就在我们众多同胞的心中,在我们周围无处不在,只待响应召唤。

在这里失去生命的人们、在这里拯救生命的人们——是他们让我相信这一点。我们可能无法遏制世界上所有的罪恶;但我知道,我们用什么方式来对待别人则是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

见招拆招:柴静

见招拆招:柴静

2011年1月2日

一个人读几本书,如果能够让自己谦卑下来,知道这世上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从来不存在什么完美;不完美也不用为难自己,不怨天尤人,也不当事儿妈与事儿奶奶;做不到完美,并不是不去做的理由。就够了。

柴姑娘是。


该分类中的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