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思想

叶克飞: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捷克作家

叶克飞: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捷克作家(0)

2015年7月15日

他说出了“政府倒下去,公民就重新站起来。反之,在政府长期站立的地方,公民就倒下去”,还有“只有在不需要谈论自由的地方,自由才真正存在”。

被称作“最浪漫城市”的布拉格,不仅仅是文青的梦想之地,也并不仅仅是一座“世界建筑博物馆”,它承载着太多历史,曾在黑暗中爆发,在跌宕中重生。我之所以曾将布拉格当作魂萦梦牵之地,既是因为它的美丽,也因为它曾经的抗争,以及抗争中所彰显的伟大。

我读过太多中国知识分子的回忆录,面对反右、文革等不堪历史,他们总是将自己包装成受害者的模样,对人整人的互害避而不谈。捷克的知识分子绝非如此,他们从没有借助对极权的批评洗脱自己的责任,他们甚至最先想到自己的原罪。

我感动于“布拉格之春”的轰烈,在“布拉格之春”和“天鹅绒革命”之间,还有一条隐线,那便是文学。如果没有如此光辉的文学传统,如果没有捷克人的阅读习惯,那么,也许“布拉格之春”就不会如此坚定,天鹅绒革命就不会如此平顺和缓。

叶克飞: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捷克作家

施京吾:一代人的精神性死亡

2015年5月24日

他们都是极普通的德国人,没有一个属于职业的纳粹党分子,纳粹运动使“小人物变疯了”。

德国人总是处于绝对性的两极,一面是自大狂妄,一面是宵小猥琐,他们在处理小事情(无关价值观的具体事务上,如专业的、程序的)非常认真仔细,但在大事情方面、在那些根本的和致命的(如原则的、道义的)问题上,他们反倒马马虎虎。

德国人的理想是危险的——他们有责任感,但从不强调个体的责任;他们也依靠信条,却只是自己的信条。德国人的思想拒绝停泊在西方人的普遍价值中,不具有一个建立在普世价值基础上的价值观,他们把自己的精神交给了“小人物”,从来不曾发生过“内心冲突”,不论做什么、选择什么都显得是那么淡定,那么坦然。

如此,德国人的“反思”也总显得那么虚情假意,他们大多数都不承认自己做错了事。他们遵守纪律和执行命令,却从不过问命令的来源和内容是否合法。

“德国人没有冷静和坚定一贯的不服从的能力——对于一个完完全全自由的人来说,这非常重要——是他们国家历史的关键所在”。迈耶这样说。

自由,是一种选择的习惯,德国人不习惯自由。

汉德克:布洛赫,又一位存在主义英雄

汉德克:布洛赫,又一位存在主义英雄

2013年4月12日

罚点球时,守门员等看到射手踢出球来再去扑就来不及了,他需要自己先行选择向左扑还是向右扑,这便产生了位于存在主义核心的选择命题。

布洛赫是一位存在主义英雄,他的使命是代表现代人类,向荒谬的现代世界挑战,而他的武器,就是自由选择。

守门员的隐喻在于,他们永远向着实质而动,却很少能触碰到它,就像大多数现代人一样。只有等射门,也就是生死关头到来,一个人才能直面自己存在的实质,把握它,或者被它击败。

冯友兰:人生的境界

冯友兰:人生的境界

2013年4月2日

哲学的任务是什么?我曾提出,按照中国哲学的传统,它的任务不是增加关于实际的积极的知识,而是提高人的精神境界。

一个人可能意识到他自己,为自己而做各种事。这并不意味着他必然是不道德的人。他可以做些事,其后果有利于他人,其动机则是利已的。所以他所做的各种事,对于他,有功利的意义。他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说的功利境界。

还有的人,可能了解到社会的存在,他是社会的一员。这个社会是一个整体,他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有这种觉解,他就为社会的利益做各种事,或如儒家所说,他做事是为了“正其义不谋其利”。他真正是有道德的人,他所做的都是符合严格的道德意义的道德行为。他所做的各种事都有道德的意义。所以他的人生境界,是我所说的道德境界。

中国哲学总是倾向于强调,为了成为圣人,并不需要做不同于平常的事。他不可能表演奇迹,也不需要表演奇迹。他做的都只是平常人所做的事,但是由于有高度的觉解,他所做的事对于他就有不同的意义。换句话说,他是在觉悟状态做他所做的事,别人是在无明状态做他们所做的事。禅宗有人说,觉字乃万妙之源。由觉产生的意义,构成了他的最高的人生境界。

中国:从制度封闭思想开放到制度开放思想封闭

中国:从制度封闭思想开放到制度开放思想封闭

2012年12月24日

当时中国制度封闭,人们思想却迅速解放。而今,中国的制度已开放许多,但人们的思想却有意识的趋向于封闭了。

杜君立:口腔文化下的肥胖中国

杜君立:口腔文化下的肥胖中国

2012年7月16日

上帝是仁慈的,自然没有杀戮我们,我们选择了自杀。

对现代人来说,他永远不会懂得饥饿的滋味,甚至失去了对食物的感动。

食欲越来越多的不再取决于肚子,而是取决于你的舌尖,只要你有足够好的胃口,那么食品工厂就会生产足够多食物,让你“想吃就吃”。无论皮鞋、尿液还是毒药,都可以加工成可口的美食。从易子而食到易粪而食,人类食物史走过了一个吊诡的轮回。

农业时代解体以后,食物演进为食品,工业化不仅消灭了泥土与成长,也消灭烹饪与节俭。人们不再被家庭抚养,而是被工厂和超市饲养。

肉类是如此便宜,以至于人们养了非常多的猫和狗,结果连这些可怜的食肉动物也享受到了人类的“富贵病”。

富人们享有全自然的有机食品、健身馆和私人医生。穷人们享受超市、快餐和电视。

美国纪录片《食品公司》所呈现出的那些匪夷所思食品技术,与其说令人恶心,不如说令人毛骨悚然。与它相比,《舌尖上的中国》只是一个中学生回忆童年的考试作文,后者已成往事,前者才是我们的现实。

我们无法改变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在理性和自律的指导下,解决身体失控的问题并不困难。我们要恢复身体本能,使肌肉重新生长,这来自锻炼;同时,我们要对眼前那些色香味过分诱人的工业食品保持警惕。

人唯一的敌人就是自己,从前人类被本能(需求)推动,如今却被欲望驱使。

从舌尖上的中国到肚子里的中国,中国似乎永远也走不出饮鸩止渴的口腔文化。

易道禅:自由与信仰

易道禅:自由与信仰

2012年7月7日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自由,就是一个囚笼。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信仰,就是一个道场。

自由是什么?自由是人性的张扬。任何扼杀人性的举措都是反自由的暴政。
自由是什么?自由是文明的滥觞。任何摧残文明的体制都是反自由的极权。
自由是什么?自由是市场的基础。没有自由的市场是一个背离生产关系背离自然规律的市场。
自由是什么?自由是社会的担当。没有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不能承担责任不能制约特权的社会。

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为基本规范,是以不冒犯他人的尊严为行为准则,是以不触犯他人的人格为道义底线。
自由既不是资本主义特有的东西,也不是社会主义特有的东西。自由是人类文明社会共同追求的精神乐园。

自由,是每一个自然人的尊严,也是整个全人类的尊严!如是,拒绝自由等于拒绝成为人类一员!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1年11月19日

当权力的野兽在身边咆哮,人们会变得格外谨慎,只要日子还能过得下去,他们就绝不会多说一句话。他们漠视自己的权利,也漠视别人的权利。

人类社会是一个整体,没人可以置身事外。一人不自由,则人人不自由。一人不安全,则人人不安全。

这糟糕的制度能够运行,是因为我们都曾经为之出过力。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就是制度。制度的问题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关系到国家的未来,也关系到每个人的命运。

在大众沉默之时,必须要有人发出声音,在大众踟蹰之时,必须要有人迈出脚步。这是光荣而艰难的事业,注定要经历挫折和磨难。

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明白自己的责任,他们从沉默中走出,诚实地说话,温和地建言,有些人因此而遭受不幸,但即使身处黑暗的谷底,他们依然不放弃追寻光明,他们依然坚持,坚持在黑暗中发出孤独的声音。

两千多年前,孔夫子说过一句话: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但作为一个现代公民,我们更应该这么说:邦无道,我们应该批评它,监督它,使之有道。邦有道,我们应该批评它,监督它,使之更加有道。

我不是阶级敌人,不是颠覆分子,我只是一个想把野兽关进笼子的热心人。

我批评自己的国家,但这并不表示我恨这个国家,相反,我爱我的祖国,我爱它壮丽的山河、辉煌的文明,也爱它的苦难,并将因为这苦难而加倍爱它。

我批评这糟糕的制度,但并不希望用暴力将之推翻,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人流了太多的血,希望这些血没有白流,可以使这制度温柔地变好。

新闻记者的道德底线:真实纪录历史

新闻记者的道德底线:真实纪录历史

2011年10月30日

只有真实,新闻才有生命。不管有什么理由,不管有什么借口,也不管动机是否高尚,这是不能突破的底线。

我们不能完全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可以不参加喧哗,可以不附和,也可以保持沉默。因为,我们必须坚守自己的底线。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只会有没有才华的问题、有没有努力过奋斗过的问题,而根本不存在怀才不遇的古老借口。

张爱玲:一别一辈子

2011年5月14日

有些事是有很多机会去做的,却一天一天推迟,想做的时候却发现没机会了。

饭否语录——王小波特辑

2011年5月14日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中国温州市也发现大批“染色馒头”

中国温州市也发现大批“染色馒头”

2011年4月19日

一次性食用含有过量柠檬黄的食品,可能会引起过敏、腹泻等症状,长期食用则会对人体肝脏等造成损害。经常食用含过量糖精钠的食品,会对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损害。

许知远:韩寒的“起飞”不过是庸众的胜利

许知远:韩寒的“起飞”不过是庸众的胜利

2010年5月9日

作为一个青年人,这似乎已经足够了,他必定是我们时代最可爱、最聪明的明星人物。但很多人(包括一些自认有思想的人)把他推到了一个令他本人都尴尬的位置——他要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象征着思想的力量,象征着对权力的反抗。

但这不是韩寒,人们越是把他推向这个位置,越暴露出这个时代、这些高声吶喊者的愚蠢、脆弱与怯懦。在某种意义上,韩寒的胜利不是他个人的胜利,而是这个正在兴起的庸众时代的胜利。

人们不谈论刘晓波,是因为他的名字不能出现在公共话语空间,也因为这有点危险。但集体性地沉默与忽视也在表明,其实我们对于真正的自由与反抗毫无兴趣,甚至心生恐惧。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它不仅要反抗,而且有明确的主张。这需要智力与情感上的成熟,并愿意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

对于韩寒的热烈推崇,是整个社会拒绝付出代价的标志。当我们沉浸于只言词组的嘲讽时,一定误以为自己已消解了这可恶的权力体制,其实一点没变,嘲讽只是为上面裹了一层糖衣,但我们进行自我麻醉,还将此视作一次反抗。

韩寒掀起的迷狂,衬托出这个崛起大国的内在苍白、可悲、浅薄——一个聪明的青年人、说出了一些真话,他就让这个时代的神经震颤不已。与其说这是韩寒的胜利,不如说是庸众的胜利,或是整个民族的失败。

金雁:中欧的价值——“欧洲精神”燃烧之地

2010年4月13日

要对从苦难中挣脱出来的历程有记录有分析,先要从记忆入手,然后认知才能上升到它存在的根源和来历,使之上升为一种人类的记忆和反省。历史不但是“记忆”的承载,而且是对过去事实的专业研究,正像《欧洲精神》一书中所说的,“抵抗住遗忘就能战胜死亡”

小7:读《孤独六讲》之情欲孤独

2010年3月15日

孤独,不等同于寂寞,在《孤独六讲》里,孤独是一种饱满的状态,是一种生命本质的诠释,是生命圆满的开始。而这种生命中必须的“孤独”,在中国根深蒂固的儒家文化传统里,没有一点立足之地,这反而会扼杀作为个体存在的思考维度和饱满程度。中国有一个好玩的现象,就是美如果加上特例独行,就会变成罪。鲁迅是一个极其孤独的人,孤独使他一直在逃避群体。